我叫大凤梨

【维勇】兼职,爱情,与补偿

Vicky太太写的小甜饼!

Vicky: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被打


送给我世界第一棒的狗子 @亚斯伯格症候群 (狗子吹


超怂的双手递上(说好的无所畏惧呢喂qqqq






【一】


 暖黄色的灯光,轻柔的音乐,淡淡的食物香气,无一不宣告着这个清晨的惬意。


勇利穿着深灰色的制服站在柜台后面,嘴角恰到好处的弯起礼貌的弧度,准备迎接着他的第一名顾客。


果然,美好的一天兼职从M记开始.....吗?


在看到推门而入的银发男人的一瞬间,勇利的表情极不自然的绷紧。


身后一直抱着夹有记录单的文件夹的包臀裙女领班,不满的瞥了一眼勇利。天知道她会写些什么,来让本来就不高的报酬,变得更加微薄。


“早上好,先生。”勇利强挤出一个微笑,“请问您要点些什么?”


银发的男人似乎很是苦恼的看着宣传板,“嗯....请给我来一份男友套餐。”


“......”


“抱歉,我们店里没有那种东西,成人用品店请您出门右转。”


勇利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身后传来了女领班,该死而又做作的,咳嗽声。




勇利看着半个小时内第23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银发男人,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先生,这已经是您的第35包番茄酱了。”


“哇哦,可爱的服务生,你很关注我哟~”男人托着腮倚在柜台上,挑了挑眉。


“您要是没有...”


“蠢蛋,你不该这样的。”勇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领班粗鲁地打断。“如果你不想被扣光工资的话,就应该礼貌的满足我们顾客的需求。”女领班故作高傲的抬了抬下颌,挥了挥手中的令人厌烦的文件夹。


“满足...他的需求...”勇利若有所思的重复着,又抬眼看了一眼女领班令人作呕的表情,转身走回柜台。


勇利迎着银发男人得逞的笑容,探过身,出人意料的勾起男人的领带拉向自己 。


然后,以一个极其暧昧的速度缓缓靠近——吻了下去。


银发男人娴熟的揽着勇利的后颈,很快就夺去了这个吻的主导权。


“呀——”勇利听着身后的惊叹声,睁开眼,挑衅般的吊着眼角,瞥向捂着自己毫无血色的脸的女领班。


——以及那个本该翻滚着金黄的薯条的机器,此刻正翻滚着那个,令人讨厌的,文件夹。




真好。




【二】


勇利一直觉得俄罗斯是个神奇的国家。


他的第二份兼职就是个不错的证明——上午十点,酒吧里居然人声嘈杂,醉汉遍地。


勇利举着托盘,小心翼翼的跨过地上不省人事醉汉,紧致的皮裤让他有些不适,反着光的衬衫更是让他带了美瞳的眼睛难受不已。


劲爆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勇利放下手里的酒杯,好笑的看着沙发上的醉汉以一个诡异而荡漾的姿势定格住。


“真他妈的见鬼。”醉汉举起酒杯,不满的嚷嚷道。


勇利随着他的视线转过身,发现酒吧的正中央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一台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白色钢琴。琴凳上那粉红燕尾服的银发男人,朝勇利偏了偏头,丝毫不理会遍地醉汉所发出的咒骂声以及女人们的吸气声,露出了一个优雅而又迷人的微笑。


真是骚包的扎心。


当钢琴声响起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却统一变为了压低的惊叹声。


“老天,他弹得可真好。”勇利面无表情的看着沙发上的那个醉汉陶醉的把酒洒在了胸前的肌肉上。


“喂,披集。”勇利招呼自己的同事兼死党,“去把他头顶的射灯关掉,反光太刺眼。”


钢琴前的男人表情虔诚而悲伤,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的起舞,不断变换节奏的乐曲,配上男人眼角晶莹的泪光,以至一曲终了,整个酒吧充满了诡异的抽泣声。


勇利抱着臂,看着男人起身向自己挥手。


“披集,帮我个忙,去问一下这首曲子的名字,应该是那人自己谱的。”勇利无奈的看着满脸感动的披集,为这家店感到悲哀。


当勇利已经开始担忧好友的人身安全的时候,披集才回来。


“嘿《》我问到了!他说,这首曲子名叫《勇利我错了我再也不拦着你买周边了也不会再弄坏你的周边了你原谅我吧我们和好吧没有你我感觉自己会死掉的带我回家吧我给你做超好吃的猪排盖饭原谅我吧》”披集一口气说完这一大串,狠狠地喘了口气,看着勇利扭曲而又无奈的脸。


“没有这么长的名字,这不算名字。”


“哦天啊,他说他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所以他还给这首曲子起了个简洁的名字。”


意识到即将发生些什么的勇利,赶紧放下手中托盘,想阻止自己好友接下来的话。但很可惜他晚了一步,披集已经高声的,感情真挚的,吼出了那句,


“他说这首曲子又叫,”


“——《勇利我真想上了你》。”




【三】


下午一点,勇利来到了第三份兼职工作的地点,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份工作——为中学生尤里补习功课。


“这道题其实就是一阶不动点与二阶不动点。”


“或许你也可以尝试一下洛必达定理和求导。”


“尤里...你在听么?”勇利挫败的看着完全没有回应的尤里,后者正恶狠狠地咬着笔头盯着天花板的某一处。


勇利顺着尤里的视线看去,惊讶的放下了手中的辅导书。


——一个黑色的,可旋转的,监控器,正直勾勾的对着自己,当看到自己在看它的时候,还开心的晃了晃。


勇利看着来自尤里的极度抗议的眼神,吞了吞口水,尴尬的开口。


“没想到尤里你还有...这种爱好啊...哈哈...”


“...你智商都被拿去喂狗了吗!?”尤里愤怒的把手里的笔记本甩向勇利的脸。


“......”


半个小时后,勇利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不如今天就...”勇利起身开始整理散乱的书本。


“留下。”


“...啊??”


“吃点心——皮罗什基。”说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小妖精的表情才终于缓和了一些。“希望那个白痴不会往里加一些令人反胃的作料。”


餐桌前,两个人面对面举着皮罗什基,谁都没敢第一个尝试。


勇利在尤里担忧的目光下试探性的咬了一口,表情微妙的由紧张变为惊讶,最终定格在满足。


“真的好吃,尤里你也应该试一下,你会爱上它的。”勇利看着对面开始疯狂咀嚼的尤里,满足的咬下第二口。


“咔——”金属与牙齿摩擦发出的恐怖声音让尤里停下了嘴里的咀嚼,抬头鼓着腮望向一脸冷漠的勇利。


勇利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食物,缓缓地吐出了——一枚带着血丝的金色戒指。


勇利面无表情的捂着脸看着把皮罗什基摔在桌子上的尤里冲向了厨房。




真特么疼。




【四】


位于市中心的综合性超市,勇利一天兼职的最后一站。


他围着深蓝色的围裙,站在一推车的促销酸奶前,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嘿,甜心~”男人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勇利对屏幕里男神的俊脸的欣赏。


“你的白色的,粘稠的,液体...”


“......走开,我不卖完这些就绝对不会回家的。”勇利看着银发男人落寞的背影,居然有些心疼。


事实证明,勇利还是太低估了这个男人作死的能力。


大约十分钟后,一直板着脸的主管突然笑眯眯的出现在勇利的身后,吓得勇利一下子把手机掉在了促销车里,砸倒了一片可怜的酸奶。


“你可以走了。”主管突然开口,吓得勇利去够手机的动作一下子停滞。


“不,先生,我错了,请不要...”


“你在说什么呀?”主管笑得脸上的肥肉的挤成一团,要不是有人告诫过他,他一定早就抱住眼前的小男生,狠狠亲他两口了。


“刚刚有人包了全部的酸奶...嘿,你去哪,你的手机!!!”主管费力挥着短粗的手臂,可惜勇利早已经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喂——”维克托惊喜的转过头,看着气喘吁吁的勇利。


“昨晚吵架的时候我就说过了吧,我不会再用我们的正常收入来购买你的周边了,我会来兼职赚取收入的,你为什么要阻拦我!?”勇利不等男人开口,就先愤怒的诘问到。


维克托一下一下轻抚着勇利的背,为他顺气。“我错了嘛勇利,我们回家不好吗~”维克托用温热的嘴唇轻轻地蹭着勇利后颈细软的绒毛,呼出的热气让勇利不自觉的缩进了维克托的怀里。


维克托还想更进一步做出些实质性的举动,安抚自家的赌气的爱人,但勇利已经挣开了他的怀抱,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维克托失望的垂下肩膀,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抖着。


走出两三步,勇利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故作严肃但脸颊的不自然的绯红早已暴露了一切。


“如果不算你刚才买酸奶的钱的话,我今天大约损失了5000卢布。”勇利语气听不出来任何起伏。


维克托紧张地攥紧心脏前的布料,仿佛接下来勇利如果说出一切有关分手的话题,他就让里边的玩意儿直接停止跳动一般。




“这意味着,我无法去买官方新出的你的等身抱枕了。”


“所以,当做补偿——“


''今晚,你要让我抱着你睡。”








END


断断续续的写了一天(继续失踪


套路与狗粮的结合  期待红心与评论_(:зゝ∠)_


狗子不要嫌弃我qwqqqqqq



【维勇】我仍会爱上你(HE,一发完)

小甜饼,一发完

转世梗,今生原著向,前世魔界,私设有,渣文笔,OOC,微性转

源于作者的一个脑洞,同人处女作,先练练笔,许多细节伏笔这次都没有写出来,以后有机会就拓展成中篇


胜生勇利做了一个梦。

他在战斗,飘逸的黑色长发飞舞,可爱的娃娃脸上,棕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微微隆起的酥胸昭示着他的性别,是的,他是女生,她是王的副官。

手持长剑,舞动出美丽的剑花,向着对手攻去。与她战斗的是另一位王的副官,这场战斗的结果将决定两股势力的重新划分,两位副官均为了自己的王视死如归。

不能输,为了她的王,不能输。

可是能赢吗?先不说对方的副官是魔界第一高手,能与他纠缠到此刻已是不易,单就从心理上,哦,是的,看着自己的王身边,那位性感妖娆的女子,王的未婚妻,她知道,其实她早已经输了。

赢了又怎样呢?那里,还会有自己的位置吗?但是,不能输,我的王,为了你,我不能输。

既然不能输,又无法赢得胜利,那么,只能用最后一个方法了。

她向着对方的副官攻去,一个假动作后,她忽然抱住了对方。看着对方惊讶的眼神,在对方耳边轻轻说道:“对不起,原谅我,银发的守护者。”随后,利剑将两人心脏贯穿,意识遁入黑暗。

“维克托!!”勇利尖叫着惊坐起来,睡衣瞬间被冷汗浸湿。

“别怕,勇利,我在这里。”令人安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后被温暖的怀抱包围“又做噩梦了吗?”

“嗯,又梦到了前世,而且是最不愿意回忆的那一段,”勇利显然还没有从梦魇中恢复过来,声音略微有些颤抖,“我把维克托……唔,如果不是我,维克托就不会……”

“嘘”维克托笑着打断他的话,温柔地亲了亲他的脸颊“我跟你的想法正好相反呢,这其实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的确是最美好的回忆,因为,这是勇利和维克托的开始。

被魔剑刺穿的两人肉体死亡,灵魂同时来到了冥界。因为种种原因,两人想要轮回转世,必须通过十八重考验。经历一次次的考验,两人的灵魂再也无法离开对方。当穿过幽冥之水的那一刻,维克托对勇利郑重道:“不管转世后的我们在哪个世界,无论你是男是女,我都会找到你,并且,爱上你。”

“那我可得好好表现啦”勇利笑道“吸引你,让你来到我身边,一直只注视我一个人,伴我身边,永不离开。”

然后,愿望终实现,我们相遇,相爱,相守,forever。